猫的第二生(1)

看到那只被迫离去的猫想要写点什么,希望他能忘记一切获得新的生命。

也希望那个杀害他的人获得应有的惩罚。

看到新闻的时候真的很难过,不知道最后能不能写出来想要的感觉

*****************************************

0

“周助,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确定。”

 

“即使那是一只猫?”

 

“是猫,又如何?”

 

1

 

手冢国光清醒时,被一个人轻轻地拢在怀里,陌生的人类气息包裹着他,脑海中那些不好的记忆蜂拥而至,手冢国光本能地瑟缩了一下,弓起脊背挣扎着想要跳开,却听见了耳边传来了温柔的声音,然后他被轻轻地放在柔软的毛毯里。

面前的男孩蹲在他面前,浅棕色的额发软软地贴合着他消瘦脸颊,发梢微微卷着,绕进了宽大的毛衣领里,弯着嘴角对他露出了一个完美的微笑。手冢国光本能地放松了戒备,任由男孩的手轻轻摩挲着他因为紧绷着而微微发抖的身体,他慢慢地把自己埋在了毯子里,尽可能地将自己蜷在男孩的手掌里,轻轻地叫了一声,颇有些示弱的味道。

这不丢人,手冢国光想,他刚刚经历了一场漫长的死亡。冷硬的金属从远处射来贯穿了他的皮肉,他能感觉得到鲜血从他的身体里缓缓地流出,在身下积了小小的一洼,剧烈的疼痛连带着他的视线也变得模糊,那些个拿着奇怪金属的人类的面孔混乱而扭曲,他越是想要看清越是身不由己,耳边嘈杂的嗡鸣声越来越大,最后的意识是有一个人将他抱在怀里,周围刮过烈烈的风,慢慢地一切归于沉静。

他死了。

没有任何理由。

或许也有什么,不过他无法理解也不想去理解,为什么那些人类要来剥夺他的生命。

即便他是一只猫。

 

不二周助将卸去了防备的猫重新圈进了怀,抱着他坐到了院子里的秋千里,一人一猫暴露在清冷的月光下,秋千毫无规律地荡着,不二周助缓缓闭上了眼。

“呐,手冢,你是叫手冢没错吧。”

少年软软的声音伴着夜风送进了猫儿的耳朵里,手冢国光莫名地从中品出了一丝伤感,有些奇怪地仰起了脑袋望着他,然后叫了一声表示肯定。

说实话他有点搞不清楚现在的情况,他认为他到了死后的世界,身上的伤口消失不见,连疼痛也消失得一干二净,紧接着他看见了一个人类,那一瞬间闪过的念头让他本能地恐惧。

手琢国光突然觉得能够死亡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他不用一直疼下去,或者是缺少身体的哪一部分在角落里苟延残喘,永永远远生活在恐惧之中。

无论是哪一个选项,他都不想选。

但是如果他死后的世界也是和人类共存,那么他在这里再遇到那种情况要逃到哪里?

他永远都忘不掉身体被异物撑开的痛楚,忘不掉自己眼睁睁看着利箭射来闪躲不开的恐惧。

手冢国光把头低了下去,不想面前的男孩看见他的表情,即使他知道人类并不能看懂他的表情。

他能感觉到拥着的他的男孩没有任何危险,但他压抑不住心中的颤栗,这让他觉得失礼。

他失去了在一个人面前保持镇定的能力。

不二周助显然不知道手冢国光在想什么,只是自顾自的说下去。

“手冢,我问你,如果我能让你以一个人类的姿态活下去,你愿意吗?”

不二周助睁开了双眼,望着怀里的小家伙血红色的眼瞳。

“以害你死亡的人类的姿态存行走于世,你愿意吗?”

谁会拒绝活下去呢?

手冢国光平静地注视着面前的男孩在心里想。

我愿意。

他在心里说。

作为人也好,作为猫也好,至少我不会像他们一样“活”着。

不二周助微微一笑,将手轻轻搭在了手冢国光的额头上,郑重地吟唱一段冗长的咒语,银白色的符阵在他们身下绽放,血红色的丝线沿着法阵的缝隙游走,将手冢国光紧紧地缠住,属于猫的身体不断拉长渐渐显现出人类的形态,直到光芒褪去,男人撕开了血红色的包裹走了出来,有些诧异地看着扫视着自己的变化,不二周助也饶有兴味地打量着面前身材挺拔的男人,紧接着脸一下子垮了下来,语气颇有些怨念。

“为什么你比我高……”

“我成年了。”

手冢国光有些不习惯的望着眼前比他小了不值一号的男孩,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我也成年了。”

“那还真是抱歉了,没有看出来,唔,请问我现在是道歉的表情吗?”

手冢国光一本正经地向不二周助请教。

“不,你现在是一副想让我打你的表情。”

不二周助依旧保持着完美的微笑,不过如果白石藏之介在这里,一定会掐个决躲得远远的。

“屋子里有衣服请你马上进去穿上!”

动物的直觉告诉手冢国光遵从不二周助的指令,他听话地从窗户翻了进去,不大一会裹着床单又出来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里面的衣服……我穿不上……”

不二:我现在收回我救他的话可以吗……

 

评论(6)
热度(43)
© 柠檬味气泡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