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的第二生(2)

2

手冢国光把自己裹在被子里靠着床坐在地上,看着不二周助几乎把整个人都埋进了衣柜,试图给他找一套合身的衣服,最终顶着乱蓬蓬的头发自暴自弃的将自己摔进他铺在地上的衣服堆里,不安分地翻腾了几下然后充满怨念的看着自己,他突然就想起了曾经在另一个地方遇见的一只红色的小猫。那时的他坐在围墙上不解的看着那只猫欢快地跑前跑后,在地上拢起了一堆红黄相间的落叶,然后爬到一旁的树上扑了进去,一边在里面打滚一边喵喵地叫,红色的身影几乎和落叶融为一体。下一刻,红色的小猫对上他的金棕色的猫瞳,并且愉快邀请他一起,被那时候完全不能理解这只同类行为的手冢国光坚定的拒绝了,小猫失望的望着他不甘心地喵了一声,那模样和此时不二望着他的样子没有什么偏差。他不知怎么的心头一跳,然后扑过去将赖在衣服堆里发蒙的不二周助圈进了怀里,顺势在衣服堆里打了个滚,将两个人都藏在了柔软的布料下面。

不二周助被他突然来的这一下子惊的没反应过来,大脑直接当机了,而始作俑者手冢国光,这只将猫这种生物与生俱来的孤傲与高冷贯彻一生,即使是面对偶尔给他食物的女大学生也只是表示感谢的搭一下她们的脚背然后转头离去不懂撒娇为何物的猫,好像突然就理解了那只红色的小猫在树叶堆里打滚的乐趣。

手冢国光望着那双泛着光的蓝色眼睛,觉得这样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他从混沌而来在这个人类的怀中苏醒,他第一次示弱,第一次享受人类的安抚,甚至从他这里获得了第二次生命,他变得不像自己。
不只是身体,有什么东西随着男人的到来慢慢地溢了出来,手冢国光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他从心里接受这种改变。

满心欢喜地拥抱着命运带给他的馈赠。

他把不二周助紧紧地抱在怀里,不二周助回抱着他,轻轻顺着他微凉的脊背,直到白石藏之介的嚎叫在他的耳边响起。

“啊啊啊啊啊周周周周助!!!!!!!你和这个男人在干什么!!!!!!!”

也是在这个时候不二周助才想起来,手冢国光现在是一个比他还高出了许多的成年男性,而他刚才正在焦头烂额地给他找衣服。

不二周助好心情地眯起了眼。

 “呐,藏之介,你可以帮我把精市也叫来吗?有点事需要他帮忙呢?”

白石藏之介感觉到了一阵冷风吹过,干脆利落地切断了和不二周助的联络。

叫幸村精市?帮你干掉我吗?

年轻的的术士缩在自己的小房间里默默打了个抖。

 

3

把一只猫变成人类后要怎么教他生活呢?

不二倚在餐桌的边缘,叼着一片面包懒洋洋地想着,第一件事大概是先学会走门吧。

白石藏之介最后还是开了个传送阵,送过来一套衣服和一封信。不二周助向来不怀疑他的衣品,直接把衣服丢给手冢国光看着他换上,然后把那封信揉成团丢进了垃圾桶。

而他脑海里的那个主人公,也就是刚刚化形成人类的那只叫手冢国光的猫,正利落地从半开的窗户翻进屋里,泛着红的眼睛盯着他,或者是盯着他手里的面包。

 “手冢,早上好呦,希望你没有在外面找奇怪的东西吃。”

不二周助把昨晚的事情翻了个篇,愉悦地对着他晃了晃手里的早餐。

“过来坐,我准备了你的份。”

手冢国光闻言走了过来,学着不二周助的样子倚在桌子的边缘,咬了一口他的救命恩人递过来的食物,有些惊喜地挑了挑眉。

薄厚适度的面包片裹了一层蛋清煎得金黄,酥酥软软的,配着不二周助递给他的热牛奶一起下了肚,从胸腔到胃里都暖洋洋的。

手冢国光偏过头去看靠在他身边的这个人,他一直以为遇见这个人只是他临死前的一场梦,不二周助是那个会将他渡到彼岸去的人。

男人笑起来的时候温暖的一如秋日里的铺洒在身上的阳光,轻抚他时又仿佛是在心尖上吹过了一阵风。

不要怕,我会一直陪着你。

不二周助从没说过这样的话,但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向他传递这个信息,让手冢国光没来由的安心。

早上他在客厅的沙发上醒来,第一件事是摸到不二周助的房间外,透过窗户望着屋里熟睡的那个人,然后从栅栏翻了出去。

天还没有大亮,街上人并不多,手冢国光一路走过去,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沿着马路晨跑的人,他看见了就远远地避开。

过马路时,一辆车急刹在他面前,他条件反射地退了两步,冷不防被一双粗糙的手扯得脚步不稳,整个人向后栽去,等他稳住身体,那个司机已经摇上了车窗一脚油门开走了,留下了一串难堪的尾音。

手冢国光回头看见一位有些驼背的老太太对着他笑。

“小伙子,闯红灯可不行呦。”

老人对着马路对面的信号灯努了努嘴,把夹在腋下的红黄相间的绸扇子握在了手里。

“绿灯才能走。”

手冢国光轻轻向她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将双手插进了兜里。

老太太没有注意到他的不自然,又盯着他瞅了一会儿,发出了一声惊叹。

“诶,外国人吗?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红色眼瞳的人呢。”

手冢国光再次点了点头,不自在地拨弄了下头发,好在绿灯马上就亮了,他和老人一起过了道,鬼使神差地跟着她走到了一个小广场里,老人对他笑了笑,然后走进了早已经聚在那里的人群。

天越来越亮,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多,手冢国光感觉到自己胸口压抑,站起身想要离开,却被一阵鼓点绊住了脚步,然后是“唰”的一声,他回过头,广场上的人聚成了几个方阵,手中的绸扇在晨光中展开,高高举过头顶,上面点缀着金黄色的亮片,整广场上交错着细碎的光影。

男人、女人、老人、孩童在阳光下舒展着身体,和着鼓声一步步向前,手中的扇子随着手臂的动作一会儿展开,一会儿收拢,只是简单的、机械的挥舞动作落在手冢国光眼里却有着说不出的美感。

他循着大鼓的声音望过去,身材魁梧的男人赤着臂膀,用力地抡起鼓槌,又重重落下,敲击在鼓面上咚咚作响。

手冢国光竟一时移不开眼,像是经历了某种仪式,他能感觉到身体里那种破土而出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和着激昂鼓声在胸腔里隆隆作响。手冢国光把手放在胸口,缓缓地闭上了眼,掌心紧紧贴合着身体,皮肉下传来清晰的律动。

手冢国光几乎将胸口抓破,眼眶温热,他几乎要哭出来。

咚!

他还活着。

咚!

他不仅活着,并且遇见了一个人。

咚!

那个男人冲他浅浅地笑着,对着他伸出手。

咚!

他在等待什么?手冢国光突然这样想着。

但那是什么……

砰!

手冢国光被突然撞过来的女孩打断了思路,他一把捞起了站立不稳的孩童把她稳稳地放在一边。

然后他被女孩细嫩的双手抓住了手指。

“谢谢你,没有名字的大哥哥!”

女孩对他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笑脸。

“谢谢你!”

就在手冢国光愣神的时候,女孩的微笑着的面孔的逐渐演变成不二周助的面庞。

男人因为被他握住了手微微有些诧异,嘴角却仍然挂着笑,摆出了完全信任的姿态,带着一点淡淡的鼓励的意味。

手冢国光把他的手放在掌心轻轻地握住,眼眸中的血红色逐渐褪了下去,显现出原本的金棕色,静静地注视着面前的人,郑重地开口。

“我是手冢国光,还未请教你的名字。”

“不二周助。”

男人的眼睛弯成了一双月牙。

“不二周助吗?”

手冢国光不自觉的柔和了目光,轻轻地笑了。

“谢谢你,不二,我……十分感谢。”

谢谢你把我留在了世界上。

谢谢你安抚了我的伤痛。

也谢谢你包容了我的怨恨。

谢谢你让我遇见了你。

也谢谢你让我遇见了我。

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十分感谢。

手冢国光将面前的人紧紧地箍在了怀里。

谢谢你,不二周助。

***************************************

这大概是一个被救赎的故事吧,左右想了想,还是没有写手冢国光遇见凶手的场面,从治愈开始就在治愈结束吧,希望那只可爱的猫也会开启第二个人生,遇见一个温柔的人,也希望世界上的每一个它都能遇见一个善待它的人´◡`

这篇文先告一段落,一个小短篇,真的是,两篇加一起差不多才四千字,算是一个小结局吧,以后慢慢写系列?毕竟我十分喜欢他们,笑。

写到这里也算了了一个小心愿~

无聊的小故事,谢谢大家的观看~合掌鞠躬^_^

评论(5)
热度(28)
© 柠檬味气泡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