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高中日常|又名手冢老师代课二三事】章二:人命关天?

上了两节课没碰到学生的老师T×莫名其妙被老师坑进局子的叛逆学生F

世界观私设,OOC预警

就是想写一篇不怎么正经的沙雕文

附上前文链接  章一

祝阅读愉快~喜欢的话点个心再走呀~

章二:人命关天?

 

有了亚久津的帮忙,不二周助很快地找到了三年六班的那个学生——山口泽井。曾经和不二周助交涉过想要入他的伙,被他笑着婉拒了,理由是带着一个越前龙马就已经很麻烦了。

 

不二周助随性惯了,单凭着兴趣做事,这是他最为向往的也是他一直以来遵循的生存方式。好胜因子作祟的时候就会把校服一脱会去寻几个校外人痛痛快快地打两场,平常静下来的时候也会格外的乖巧在教室里看书听课,对谁都是一副温柔浅笑的样子,谁也不能把和那个单枪匹马干翻了几个混混的人划上等号。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充满着矛盾,又像是把冰与火、热情与淡泊两种完全相反的元素完美的融合。如果你和他走得更近了,又会见到另一个不一样的他,像是菊丸英二和越前龙马偶尔会控诉他内心住了一个小恶魔。对于山口泽井带着其他心思主动靠上来的人,不二周助又有另一套处理的方法。

 

他不喜欢和这种人打交道,但是对于山口泽井和校外的人勾连伤了龙崎堇这件事,不二周助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还有他背后的那些人,反正两个人之间没什么交情,到时候一起揍就好了。

 

他这么想着把越前龙马送回教室,歪着头想了一下自己的课表,发现下午还有一节手冢国光的数学课,是下午二节,外加一节英语和两节自习。如果那个代课的手冢国光真的会罚人跑圈的话,今天还是别和他见面了。不二周助给菊丸英二发了条短信,嘱咐他放学以后把自己的书包带回家,又去了一趟乾贞治的实验室取了两瓶他新配的饮料拿纸袋装了,轻车熟路地从北墙翻了出去。

 

手冢国光坐在学校门口的小面馆里要了一碗清汤牛肉面,解开了西装外套的扣子,放松自己略微绷紧的身体,他下午上了两节课,虽然中午有补觉,但是还是有些疲乏,好在青春大学那面的事情也处理完了,他准备吃点东西直接搭车回家。

 

然后他看着一个穿着白衬衫的清瘦少年提着一个袋子也走了进来,棕色偏长的发丝软软地贴着脸颊,一副乖巧的模样。少年径自走到他旁边靠窗户的位置坐下,青春学院标志的蓝白色校服外套被他从腰间解下搭在一旁的椅子上。

 

“周助啊,你又翘课啊,太不乖了。”

老板娘熟络地招呼他,回身和自家老公喊了一嗓子:“特辣牛肉面,别放葱花。”

 

“英二说新来的老师特别严肃还会罚人跑圈,我一害怕就来淑子阿姨这里来压惊了。”

不二周助笑眯眯地把衬衫袖子挽起来,和老板娘围绕着这年头还敢体罚学生的老师这个话题闲扯。

 

作为他们对话里又严肃且会罚人跑圈的妖魔老师的手冢国光在一旁默默地喝净了面条汤,在脑海里把英二这个名字和三年六班那个跳脱的红发男孩对上了号。

 

手冢国光作为一个正直的人民教师才不会和小孩子的抱怨一般见识。

 

他只会更正直……

 

不过得益于乾贞治孜孜不倦地给他灌输的关于不二周助的种种事迹,手冢国光对他这个没在课堂上遇见的叛逆学生存有一丝好奇,没想到歪打正着地在面馆碰见了,恰巧男孩又坐在了他的斜对面,他侧下身正好能把男孩装进视线里。不二周助等餐的时候格外的安静,眯着眼睛望着窗外,手指和着面馆里的音乐轻轻打着节拍,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这个长相可太有欺骗性了。

 

谁能想到看起来这么老实的学生逃课打架样样都精通。前来上菜的老板娘挡了一下他的视线,手冢国光低头滑了两下手机,回同事两条消息,过了一会又看过去,只见不二周助从纸袋里掏出一瓶深紫色的饮料,面不改色的喝了一大口。

 

…………

 

手冢国光眼角一抽,作为乾贞治十多年的老朋友,他显然认出了这种恶趣味的饮料出自谁手。

 

现在知道不二周助除了打架吃饭上山剩下的时间都去哪了。他又看了一眼不二周助那碗红通通的汤面,胃疼的把视线转了回来,起身和老板娘结账。

 

不二周助看着身旁的男人走出去,脸上的笑意更深了。手冢国光不知道的是,在他观察不二周助的时候,不二周助也在从玻璃的反光里观察他,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不认识的男人会时不时地扫他一眼,带着一点探寻的意思。

 

大概是学校里的哪位老师?穿着这么正式的西装又这么严肃难道是新来的政教处主任?不过要是政教处主任可能早就把他逮回去了吧。不二周助想着想着就笑了,他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位老师的眼神从平淡到不满再到惊悚,和他从坐在那里就没动一下的面部肌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个人好有意思,这是不二周助给他贴的第一个标签。虽然他现在并不知道这个人就是他刚才和老板娘侃了半天的手冢老师。

不二周助吃饱喝足然后在面馆的架子上翻了一本杂志胡乱翻着,等到快放学的点又晃悠到离学校门口不远不近的地方,远远地望见山口泽井离开学校往老村落那面的暗巷拐,不二周助拎着纸袋默默地跟在后面,大概是千石清纯的好运气传给了他,在他盯梢的第一天就碰到了想要找的目标。

 

山口泽井和那个紫毛还有他那一伙跟班在一个台球厅前面碰了头,校服被他卷进了单肩包里,他凑过去哈哈地给那紫毛点了颗烟,被紫毛的一个跟班敲了下脑袋。

 

不二周助把校服搭在小臂上,解开了领口的两颗扣子,微笑着就杀了过去。一个跟班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一脚踢在膝盖处跪,跟班一下子跪在地上,左手手腕被不二周助使巧劲别到脑后,那小跟班跪在地上疼的龇牙咧嘴还挣脱不开,不二周助一脚踩在他的小腿上,另一只自由的手把校服兜头罩下,绕过脖颈和扭曲的手腕绑在一起。

 

“自己干过什么你们心里都有数,就不用我多费口舌了吧。”

不二周助睁开眼,把身前的人推到一边任他自己挣扎去了。他平静的望着面前的把他围成一圈的人群,扬起了嘴角,话音没落人已经冲出去了,矮身闪过一个人的拳头,扯着山口泽平的背包带把他拉进了战圈,一拳狠狠地招呼到他的鼻梁上,山口泽平嚎了一嗓子,鼻血瞬间淌了满脸。

 

他向后挣扎着要跑,又被不二周助扯着肩带拽了回来,照着肚子又踹了一脚,扑倒了一旁垒起的啤酒筐,翠绿的酒瓶子噼里啪啦地碎了一地。不二周助眼睛都没眨,刚才从他脖子上掀下来的背包被他当成武器,抡到另一个冲上来的人的脑门上。

“山口泽井,你就和这帮人合起伙害你的老师?你这良心给我家的金毛它都下不去嘴。”

不二周助笑眯眯地吹了一声口哨,被一群人围着却没有一点焦急的意思,稳稳地把企图从他身后钳制住他的男人摔了出去,带倒了前面的两个人,借力转身,化解了另一人的攻势,一手扯着那人的手臂一手擎住他的后颈一拧身,原地转了两圈把人送了出去,他的同伙眼明手快的接住了他,不想不二周助又照着他后背踹了一脚,俩人一起扑了出去。

 

不二周助几下子打开了身后的缺口,紧退了几步和他们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轻微地喘着气,冰蓝色的眸子紧紧盯着面前剩下的人。紫毛身边连带着山口泽平一共十二三个人,幸亏这巷子窄了些,他们不能一起冲上来,反倒让他出其不意地撂倒了一堆,如果紫毛有刺的话,大概气得要炸成球了

 

“噗,紫色的河豚。”

 

不二周助想到好玩的笑出了声,那紫毛气的眼睛都红了,一挥手能活动的人又冲了上来,不二周助也不恋战,捡起被他扔到一旁的纸袋子掉头就跑。

 

手冢国光站在桥上,望着下面的一队染着不同颜色头发的人影追着那个相当眼熟的身影在巷子里面穿梭,像老式诺基亚手机里的贪吃蛇游戏,在心里感叹了一下这段孽缘。

 

他本来吃完面要坐车回家,结果又被高三数学组组长一个电话叫回学校商量周测试卷的问题,忙完了又赶上放学的时间,他看了两秒学校门口乌泱泱的学生和家长,当下决定往前走几站图个清静,没想到刚走到护城河的桥上就听到下面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他往下扫了一眼,虽然离得很远,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他眼里那个问题学生不二周助,男孩不知道是找茬还是被找茬让十来号人堵了,手冢国光一秒都没犹豫拿出手机准备报警,他想着,最好能把那个不二周助也逮进去关两天,让他长长记性,最好能断了出去打架的念头。

 

他把这一切都归功于作为好老师的职责。

 

不过出乎手冢国光意料的是,不二周助看起来很瘦弱,手脚却很利索,确实如乾贞治所说,打架打惯了,下手又稳又准,几下扭转了局势掉头就跑了,看来这些人根本就抓不住他,手冢国光想了想把拨号键盘里面的110删掉了,好整以暇地站在桥上准备等他彻底脱困以后再走。看了一会他才发现不对劲来,不二周助虽然在跑,但是却一直没有离开那一小块区域,在巷子里带着人溜圈,时不时地回头反击两下,来回几次,身后追他的人就少了四五个,这回是真揍得爬不起来了,手冢国光这才反应过来,不二周助是真的下狠手想把这些人都解决掉。

 

让他长记性大概是不可能了,他怕是要成了这帮混混的噩梦了。

 

手冢国光瞅着他满脸的不赞同,且不说他这样的行为在他眼里有多疯狂,不二周助也不是神人,这么长时间他自己身上应该也挂了不少彩,行动不如之前灵活,谁知道他还能撑多久。桥下的男孩一个没反应过来被一个人拿木板拍得跪倒地上,然后又挣脱开把那个人按在地上,手冢国光心上狠狠地一抽,他迅速把放回去的手机拿出来,一面拨电话一面往桥下跑。

 

真田弦一郎站在白板前盯着上面的嫌疑人关系图,突然接到了老朋友手冢国光打过来的电话,还没等他说话那面的声音就闯了进来,语气冷的像是淬了冰。

 

“真田,青春学园高等部北,护城河桥下南侧待拆民房区,要出人命。”

 

手冢国光说完就挂了电话,连给他反应的时间都没留。真田弦一郎这辈子都没听他这么着急过,一个电话打到重案组怕是真有什么大事,更何况还是校区,保不齐出有什么乱子,连忙放下手里的活叫上组里的队员一起往那赶。

 

………………

 

不二周助捂着手臂上被划开的刀口,愣愣地看着在面馆遇见的男人冲着他跑过来,然后像是见鬼一样看着地上横七竖八呻吟着的人。

 

“额,您有事?”

不二周助眯了眯眼,身体却绷紧了,用眼神表示如果他也是他们这伙也一起揍。

 

“老实点,我是青学的老师。”

 

手冢国光板着脸一手挡住了他的攻击一手拎着男孩的领口把他拽到面前细细查看,不二周助额头嘴角一片乌青,渗着血丝,白衬衫被划破了几个口,好在没见红,严重的是手臂的刀伤,一直在流血,不清楚是不是伤了动脉,他连忙找了块手帕先给他简易的包扎止血,他这才发现不远处地上的刀。

 

“你为什么打架!对方有刀你不知道吗!”

 

“想打就打了,刀嘛倒是不知道。”

 

不二周助打的浑身都酸了,见面前的人是自己的老师也就放松下来,不过龙崎堇的事他不打算告诉无关的人,后一半倒是实话,他是真不知道那紫毛手里还有刀,差点把自己交代了,不二周助懒懒地想着。

 

“不过老师是新来的教导主任吗?以前没见过呢,真惨啊,回去要被记大过了。”

 

“不,我是你的代课数学老师。”

 

手冢国光环着手臂居高临下地望着眼前没有一点紧张感的男孩,感觉自己刚才白担心了。

 

“不二周助,今天这件事我会如实上报,你最好想一个好理由。”

 

“啊,手冢老师……”

 

果然如英二说的好严肃啊,不二周助吐了一下舌头,刚想说些什么却被一阵警笛打断了话头。

 

不二周助猛地回身踢了躺在地上的紫毛一脚。

 

“你自己都带刀了还好意思报警,脸呢。”

 

紫毛和他一众小弟满头大汗的想要爬起来又跌了回去,急的说不出话来。

 

“是我报的警。”

 

手冢国光想起了自己好友所在的部门,难得放空了一下。

 

“好像还是重案组。”

 

………………

紫毛一听是重案组立刻就躺下装死了,不二周助看了一下脚底下横尸遍野,脑门爬上了几根黑线。

 

“手冢老师你不会是特意报警让他们来抓我的吧,我就逃了你两节课你至于和我这么大仇吗……”

 

手冢国光也默了,他本意是想报警把这帮混混抓起来,解救自己这位名义上的学生,谁想到不二周助武力值这么逆天,十来号人围着他愣是让他全干躺下了,手冢国光现在有一种穿越的感觉。

 

不二周助没给他太多时间想,扯了自己衬衫几把然后扑进了手冢国光怀里,一闭眼睛也开始装死。

 

手冢国光眼角一抽,听见身后密密匝匝地脚步声,认命地把不二周助打横抱起。

 

真田弦一郎带队从巷子口冲进来,跑了一路,捡了一路的躺尸,看到手冢国光本人的时候已经出离的愤怒了,挥手上前让队员把地上这些装死的混混都铐了起来,漆黑的眼睛瞪着自己的好友。

 

“手冢国光,你告诉我出人命了!这特么就是一群混混斗殴,你知不知道老子这里是重案组!”

 

“真田,我记得我说的是要出,无论是什么样的案件你作为警察都应该全力以赴,你说这话真是太松懈了。”

 

手冢国光把怀里看上去伤痕累累的孩子颠了两下,毫无自觉地又点了一把火,气的装晕的不二周助掐了他后腰一把。

 

“手冢国光你护短也要有个限度。”

 

真田弦一郎掀起了一边的嘴角,一点旧情都不记。

 

“把你怀里那个装晕的小子给我放下,你们俩都和我回警局!不把事情说清楚谁·都·别·想·走!”

 

于是手冢国光老师和他那意外碰上的学生,还有被他学生打趴下的一众混混被震怒的重案组组长一道拉回了警局。

 

所谓孽缘。

 

小剧场1

 

手冢国光:你只要如实说就好,你只是正当防卫,真田会惩罚他们。

不二周助:手冢老师你别说话了是我先动的手没错是我就是我!

…………………………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冢不二两个人都被我送进局子了……

评论(5)
热度(43)
© 柠檬味气泡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