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熊和手冢医生的十件小事

没有原因就是在森林居住的手冢医生X和手冢同居能化人形的不二熊

无脑牙疼小段子,背了一天书以后的换脑子产物

纯冢不二小短篇,一发完,在开车的边缘试探

祝阅读愉快~喜欢的话点颗心再走呀~

大家国庆节快乐~晚安好梦♪


 

001

手冢医生第二次接诊了某只因为贪吃蜂蜜被蜜蜂们叮了满头包的不二熊,结束治疗以后,他脱掉白大褂把不二熊教训地缩成一团,勒令他要么偷完蜂蜜平安无事地回来,要么这辈子都别想靠近蜂窝。

 

不二熊被训得去掉了化形,险些顶掉了手冢医生小诊所的房盖,他委委屈屈地坐在地上弓起身子,尽量减少自己的占地面积。不二熊把他好不容易偷来的蜂蜜摊在手掌里递给正在气头上的手冢医生,鼻子嗅着蜂蜜的香甜味一抽一抽地,棕色的眼睛亮晶晶地,满满地都是不舍与纠结,和他奋力伸直的毛茸茸的手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手冢医生被他气笑了,强撑着大家长的严厉脸面和他一起分吃了最后一罐蜂蜜。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不二熊变得连小诊所都装不下,无奈地把自己的手机交给了他,并手把手地教会了他如何网购蜂蜜。

 

事实证明这是他做的最蠢得一件事。

 

不二熊趁他出诊刷爆了他信用卡换回了能堆满小诊所和树屋的快递包裹。

 

手冢医生最后只能无奈地把躺在已经空了的蜂蜜罐子中间吃得心满意足的棕色小团子捞进怀里,任劳任怨地替某只睡死过去的熊在树屋后面挖了一个坑,把多余的蜂蜜都藏进去。

 

手冢医生忍了半天才没把挂在他后背上打呼的不二熊一遭埋进去。

 

 

不二熊决定和手冢医生同居以后,手冢医生发现了他的一个算不上秘密的秘密。

 

大概是他学成化形的那天是四年才能轮上一次的特殊日子,他的化形技巧一直都很不稳定,情绪波动的时候就会砰地变回本体,本体还会随着他心情的好坏膨胀或缩小。

 

这也太神奇了啊。

 

手冢医生当下给树屋添置了一套印满了小熊图案和锋蜜罐子的羽绒被子,含着笑看着不二熊化成小小的一只欢天喜地在床上打滚。

 

于是手冢医生爱上了晨练前躺在床上看一会团成一团的不二熊卷着自己的被子睡得正酣的这一段短暂的时光。

 

太治愈了啊。

 

手冢医生一边把睡得毫不知觉的不二熊从床的这一头团到另一头在滚回来,一边这么想着。

 

不过在他把赖床的小熊的被子扯走后被突然膨胀的不二熊压在地上以后他就不这么认为了。

 

 

手冢医生不知道自家的熊在树屋里看了什么奇奇怪怪的电视剧,化回了原形在床上坐着等他。

 

“你喜欢的是变成人形的那个我,还是喜欢本来的我。”

 

手冢医生被自己的熊劈头盖脸的问愣了。

 

不二熊见他迟疑,气哼哼地站起身,手冢医生却精准地铺捉到他眸子里藏得那一丝恶作剧时才闪现的玩味。

 

“如果你现在吻我的话我才相信你。”

 

电视剧害熊不浅啊。

 

手冢医生轻车熟路地拍了拍不二熊圆滚滚的肚子,小熊强装出的影视剧形象一秒破了功,变回和他差不多高的样子,被他捞进怀里深深地吻住了。

 

“满意了,嗯?”

 

手冢医生低沉的嗓音在他的耳边打转,不二熊把脸埋在他的怀里,感觉自己身上的毛都烧红了。

 

“这也太甜了,电视剧里的人是这么评价这个吻的不是我说的。”

 手冢拍了拍自家熊越缩越小的脑袋,轻轻笑了,不打算拆穿他。

“我知道我知道,都是电视剧。”

 

 

不二熊捂着自己鼓起来的腮帮躺在小诊所的椅子上,看着手冢医生在拿着嗡嗡转的机器慢慢逼近他,吓得耳朵都变出来了。

 

手冢医生眼明手快地挠了挠他的胳肢窝,痒得不二熊在躺椅上笑得打滚,这才制止了不二熊突然变大把椅子压塌的悲剧。

 

归根结底还是他不听话把保存的蜂蜜都吃掉了的结果。

 

手冢医生治好了他的蛀牙以后强硬地禁止了他的一切甜食来源,还改了信用卡的密码。

 

不二熊眨了眨眼可怜兮兮地摇他的手臂,喃喃着没有甜食以后他的生命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手冢医生太残忍了云云。

 

手冢医生不为所动地脱下了白大褂挂到衣架上,盯着他瞧了半晌想起了上次某熊的言论短促地笑了一声,俯下身含住了还在喋喋不休的不二熊的唇。

 

乖,这个甜食不禁。

 

不二熊这回没忍住,砰地一声变回了巴掌大的小熊躺在手冢医生的手心里,小爪子扒着他的手指嘿咻一声翻了个身,拿微微颤着的小尾巴对着手冢医生。

 

这么撩熊太犯规了啊!

 

 

不二熊最终还是战胜了铁面医生的限甜令。

 

他把手冢医生的索吻都拒绝了。

 

理由是不想让他的牙像自己一样疼。

 

 

手冢医生非常难得的生病了,躺在他们的小熊与蜂蜜的被子里烧的满脸通红,呼吸粗重得不像话。

 

不二熊急的在树屋里打转,一会给意识不清的手冢医生擦汗,一会给他喂清水,担心的什么都不想干,就盯着他看。

 

结果他越来看越难过越看越心疼,不受控制地化回了原形。

 

不二熊觉得自己的毛怎么也比那个羽绒暖和啊,一掀被子把整只熊盖到烧糊涂的手冢医生身上。

 

手冢医生最后是被压醒的。

 

他一直烧一直烧,不二熊就在他身上越变越大。他被压的喘不过气强睁开眼,浑身都是汗,感冒歪打正着的被治好了。

他的熊把脑袋搭在他的脸侧,微张着嘴睡得正熟。手冢医生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从自己身上掀开,轻轻顺着他的脊背,把重新变回清秀模样的少年紧紧拥着,又进入了梦乡。

 

 

不二熊有一个弟弟,不过不是熊,是一只半大的小豹子。

 

手冢医生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家的小熊欢快地迈着小短腿冲过去,被小豹子一口叼在嘴里,吓得他把麻醉针都拿出来了。

 

 

小豹子弟弟会给不二熊掏蜂蜜还能驮着他上树玩。

 

不二熊十分十分喜欢他的小豹子弟弟。

 

但是手冢医生十分不喜欢他的小豹子弟弟。

 

原因是有一次他刚不二熊压在身底下,小豹子就喵地一声大叫,冲过来把他顶到一旁,驮着变成巴掌大不二熊一溜烟跑了。

 

 

手冢医生有一个困扰。

 

由于不二熊特殊的化形机制,只要一有那方面的倾向,他那只敏感的熊就会砰地一声变得像巴掌一样大,泛着水汽的棕色眼睛深深地望着他。

 

手冢医生觉得自己在犯罪的边缘试探。

 

 

不二熊软塌塌地趴在手冢医生的头发上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下次一定不会再便小的。

 

手冢医生轻笑着喂了他一勺花蜜,脑袋上的小家伙满足地咂咂嘴,又变小了一圈。

 

不二熊这回捧着勺子不说话了。

评论(33)
热度(89)
© 柠檬味气泡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