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熊与手冢一家的日常

这一篇是和不二熊与手冢医生的十件小事一个系列,如果没看过的话请戳不二熊与手冢医生的十件小事

仍然是一些牙疼的小段子,一发完,祝阅读愉快~


不二熊与手冢一家的日常

 

 

手冢彩菜曾经以为自己的儿子会找一位向她一样温柔贤淑的太太,孕育一个可爱的孩子,然后在她的教育下摆脱承袭自手冢爷爷的面瘫属性。或者领回家某位性格泼辣的女强人,和自己的儿子强强联手登上事业巅峰。可是手冢国光直到27岁生日仍然是大写的光棍一条,从四岁开始就被自家儿子拒之门外的手冢妈妈拉着手冢国光语重心长:“只要是个人样的你带回来我都没意见,不要藏着掖着了带回家让妈妈看一眼吧。”

“可能偶尔会变形,母亲你也不介意吗?”手冢国光颇有些小心翼翼地像自己的母亲求证。“母亲会帮我说服父亲和爷爷吗?”

变形?手冢彩菜内心表示有点听不懂自家儿子的意思了。

变形……额,难道是变性,嫁进刻板的手冢家仍然保持着一颗开放的内心的彩菜妈妈自以为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无比迅速地接受了自家儿子喜欢上一名男人的事实。

不过变性手术还是不要做了,实在太难为人家孩子了。

“不用那么麻烦,就保持着原本的样子来吧。”彩菜妈妈忙不迭的摆手:“妈妈不是那么不开明的人,我会帮你想爸爸和爷爷求情的。”

“谢谢母亲。”

“你这孩子和妈妈这么客气干什么,我只需要你幸福就满足了。”

手冢国光和彩菜妈妈心满意足的相互道了别,心里悬着的一颗大石头轰然落地。

彼时的他们丝毫没意识到母子两人完全唠劈了岔。

于是当手冢国光第二天抱了一只熊回家以后,手冢家正襟危坐处变不惊的三位大人的下巴齐齐磕在了地上。

 

 

不二周助察觉到房间里诡异的气氛,半圆的小耳朵转了两转,从手冢国光的怀里爬下来,想要学着他的样子也跪的规规矩矩,争取留给他的家人一个好印象,可惜他跪不下来,急的又变大了一圈,认命地把后腿向前一伸坐在了手冢国光身旁,前爪放在膝盖上,坐得格外乖巧,乍一看过去就像橱窗里摆放大号熊布偶。

手冢彩菜率先破了功,偏过头轻轻笑了。

女性总是对毛茸茸的东西没有任何抵抗力。

手冢国晴咳嗽了一声提醒自己的妻子要坚定自己的立场,顺带着接过了妻子未完成的事业。

“国光啊,昨天你的母亲和我说你可能带回来一个男人,让我和爷爷不要和你生气,你只要幸福就好,可是你……你怎么……唉……”

手冢国晴看着不二周助一时有些说不下去,可能这只熊连他们现在在干什么都不知道。

 “叔叔你是在意这个嘛。”

不二熊觉得自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全然没顾及到作为一只熊开口说话在人类面前具有多么大的冲击力,手冢国光想拦他都没拦住。

“男孩子嘛,我可以变的啊!”

不二周助话音刚落就变成了棕发青年的形象,被眼明手快的手冢国光拿外套罩了个严实。

……………………

手冢国晴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脸色有些发白,手冢彩菜差点没笑到桌子底下。

不二周助眨了眨眼,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件错事,求助似的望向手冢国光。

而手冢家的医生儿子已经开始在心里想叫一辆救护车来家里的可行性。

 

“好了,国光,给我一个你一定要和……这位熊先生一定要在一起的理由。”

一直没发话的大家长手冢国一出声制止了这一出闹剧,把话题引回正轨。

不二周助本能地抗拒这位严厉老人,往自己的爱人那边缩了一下,被手冢国光轻轻扶住了。

“不用怕,爷爷是我最尊敬的长辈。”

手冢国光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安慰他,握紧了爱人有些冰凉的手。他知道自家的小熊要是换做往常早就已经化回原形,此时正在拼命压抑着自己,他只能靠这样的肢体接触尽力化解他的焦虑与不安。

“爷爷,父亲,母亲,没有第一时间向长辈坦白是我的过失。”

手冢国光直视着自己的亲人,将小熊的手握得更紧了。

“一昧地隐瞒他的身份同样也是我对爱人的失职。”

他深深地望了一眼有些愣住的小熊,继续说道。

“他叫不二周助,如您所见,是一只熊,但是这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不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我很爱他,爱他的一切,想要和他在一起生活。我把他带回来也是希望爷爷父亲母亲也能够接受他,接受我们的感情,我希望你们也能够喜欢他。他很聪明也很迷糊,偶尔还会耍一些小聪明,他喜欢去树上吃蜂蜜然后被咬得满头包来找我,也会在我生病的时候仔细的照顾我,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很享受,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够取代他在我心底的位置……”

不二周助垂着头听着手冢国光内心的剥白,觉得心都要化了,脸颊越来越烫,他觉得自己已经要忍不住了。

手冢国光一直握着他的手,察觉到的他的不对劲便立刻住了嘴,有些担忧地望着他。

意料之中的,不二周助被他羞地变成了巴掌大,被手冢彩菜一阵风似的捧在了手心里。

“我也想一直和手冢在一起,你们可以同意我们俩在一起吗?”

不二周助扒着彩菜妈妈的手指坐了起来,奶声奶气地问。

“可以呀,你亲我一口我就同意~”

手冢家的三位成年男性:??????????

不二熊十分欢快地啵了一口彩菜妈妈,然后站在她的手心里对着手冢国光蹦蹦跳跳手舞足蹈,差点一个跟头摔下来。

“手冢手冢!妈妈同意了!”

………………

手冢国光把自己的小熊拎回来放在肩膀上,而彩菜妈妈也被手冢爸爸冷着脸带走了。

“咳,就这样吧。”

手冢国一站起身,发表了总结陈词。

于是乎手冢国光策划了许久的带着不二周助见家长的计划初步成功。

 

但是手冢国光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

手冢爸爸也不是很开心。

我没吃醋,看着他们相处这么好,我很欣慰。

两位男士一左一右坐在沙发上用眼神这么告诉彼此。

 

“国光,把你的熊带走,我和你母亲要休息了。”

“求之不得。”

类似这样的对话在手冢家持续了很久。

手冢家有一只叫LUCKY的金毛犬。

手冢国光上班的时候不二熊就躺在他的毛里晒太阳。等到傍晚家里的男主人回家,耳朵尖的LUCKY就会驮着不二熊一溜烟地跑到手冢国光面前。

不二熊很喜欢LUCKY。

只是有一天,不二熊还在手冢房间里赖床的时候,LUCKY摇着尾巴跑进来一口叼走的他的被子想要叫他起床,被有起床气的不二熊压在了身底下动弹不得。

手冢国光今天到家以后很意外地没有遇到自家小熊的迎接十分纳闷,走到卧室里发现不二周助化成人形认认真真地给LUCKY顺毛。

并不知道发生什么的手冢医生对不维持小熊样子在母亲身边打转的爱人表示十分欣慰,轻轻地吻了吻他的发旋。

“很好,以后就这么做。”

LUCKY在不二周助的手底下轻轻地呜咽了一声,觉得这个家没法呆了。

 

手冢家曾经有一条叫LUCKY的金毛犬。

 

手冢爷爷和老朋友约了钓鱼,而手冢国光因为一场临时加排的手术没有办法参加,于是不二周助自告奋勇,申请陪手冢爷爷一起去。

手冢国光对他一百个不放心,临走前嘱咐他一定不要在爷爷面前突然变大或者变小,爷爷年纪大了不要吓到他或者压到他,在爷爷和朋友钓鱼的时候不要打扰他们,不二熊一条一条记好了,扛着钓竿和手冢爷爷一起上了去郊外的巴士。

手冢爷爷的老朋友也是一位看起来十分古板的老头,两个人见面寒暄了两句就把开始钓鱼,一点交流都没有了。

不二熊坐在一旁无所事事地拔草玩,看着两位老人钓了两个小时仍然空着的塑料桶觉得人类实在太麻烦了。

他趁两位老人不注意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化回原形潜进河流里,想把自己抓到的小鱼挂在手冢爷爷的钓钩上,可他想到了手冢国光临走对他说话,又把鱼取下来游远了装进自己的小桶里,等到远远地看着两位老人收了竿才拎着水桶跑过去。

“手冢,这小孩子很厉害啊,钓了这么大一桶,谁家的。”

另一位古板的老爷爷拍了拍不二熊的肩膀称赞着。

“我家的,我孙子。”

手冢国一把不二周助拉回到自己身边。

“怎么样,比你家弦一郎强多了吧。”

“你孙子不是国光吗,你这是欺负我上年纪了不记事?”

“国光?他是我孙媳妇。”

“手冢你耍我吗!!”

 

“想笑就笑。”

手冢国一和不二周助送走了真田老爷爷,一起坐在长椅上等回家的巴士。

“变小了还能省张票。”

“可是手冢不让我在你面前这样。”

不二熊不自然地拉了拉衣角,说实话他还有点怕手冢爷爷,今天申请出来钓鱼也是想和他多交流,结果他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点都没进步。

“他还和你说什么了?”

手冢国一嘴角含着笑,今天的不二周助的行为让他更喜欢了,他十分欣慰不二周助没有插手他和真田之间算不上比赛的比赛,开始他确实对自己孙子找的爱人有一些排斥,但是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他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只是不二周助一直有些怕他,而今天恰巧是一个改善他们之间关系的契机,手冢国一觉得自己应该迈出这一步了。

“不能吓到爷爷,不能压倒爷爷,不能打扰你们钓鱼。”

不二熊皱着眉头一条一条数着,冷不丁地被手冢爷爷温柔地拍了下头。

“你以后不用这么听他话,他要是欺负你爷爷就帮你教训他。”

“诶?”

不二周助被他说的有些愣,然后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低下了头偷偷地笑了。

手冢国光晚上回来的时候就看家自家小熊被爷爷顶在脑袋上在院子里烤鱼,是不是一人一熊哈哈地笑起来,也欣慰地笑了,加入了烤鱼的队伍。

然后手冢爷爷就端着烤好的鱼领着不二熊进了屋。

手冢国光:好像有什么不对。

 

十一

彩菜妈妈新买了一款香喷喷的泡泡沐浴露,第一位使用者是吃完饭以后什么事也没有的不二熊。

手冢国光看完手里的资料,揉了揉眉心,这才想起自己的熊好像已经进浴室一个钟头了,他等不及了就打算进去找他,顺便也冲一下澡缓解身体的疲劳。

他走到浴室门口时突然听见不二熊在里面喊着什么,连忙拧开门把冲进去,结果在满是泡泡的瓷砖上打了个滑险些摔倒。

手冢国光把眼镜上的雾气擦去,这才看清小小的浴室里到处都是透明的泡沫,而他的熊躺在浴缸底正在奋力地向上爬,看到他进来爪子一松滴溜溜地滚远了。

 “你在干什么?”

手冢国光有些无奈地把在下面不停打滑的不二熊拎到怀里,拧开淋浴开始冲刷地面上的泡沫。

“我在洗澡,但是彩菜妈妈新买的沐浴露是在太好玩了,手冢你看你看。”

不二熊从手冢国光的领子里冒出了头,分开了他两只爪子,对着中间的一层彩色的薄膜轻轻一吹,就吹出来一个大大的泡泡,在他们两个人眼前晃晃悠悠地飘远了。

“所以你就开心地连人形都变不回了?”

手冢国光冲完了地面,将水调热,认命地给不二熊冲澡。托他的福,手冢国光自己身上也黏黏的,他顺手也把衣服脱了扔进了脏衣篓,寻思等给不二熊冲完泡沫他自己也冲一下澡。

结果变回小熊形态的不二熊的毛又细又密,每当手冢国光以为冲干净了,不二熊一挥爪子就有小泡泡从毛皮里钻出来,他还不能像拧手巾一样把不二熊拧干,这让他颇为头疼。

“不二,你变回人形,这样冲不干净。”

手冢国光觉得自己好像傻掉了。

不二熊瞅了他半晌,也觉得这个办法可行,砰地变成了青年模样背对着他。

手冢国光觉得事情好像变得更麻烦了。作为一个成年且健康的男性,看着自己的爱人一丝不挂地站在自己面前,沐浴完甜腻的气息不住地往他鼻子里钻,他觉得自己要被点着了。

不二熊抽动了一下鼻子,也察觉到了什么,羞得连脖子都红了。

“回房间等我。”

手冢国光哑着嗓子低声说,三下五除二地把不二周助冲干净,用浴巾裹好了推出门,快速打理完自己也回到了卧室。

 

十二

这一次不二周助没有变小,手冢国光终于如愿把自己的熊吃干抹净。

 

————————————————

完结撒花皆大欢喜~

这里是某只手残画的不二熊


 


评论(8)
热度(76)
© 柠檬味气泡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