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差阳错

手冢国光X不二周助  杀手夫夫强强联手

ABO架空背景,有私设,OOC警告

想到就码了一段,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后续系列

没有什么是比在自己目标眼前发情更令人尴尬了。

不二周助软着身子从天花板上跳下来的时候这么想着。

作为一个Omega,不二周助在业界向来不被同行待见。虽然现在Omega的社会地位日益提高,并且推出了一系列保护法案维护其正常生活权利,但是位处于杀手这一灰色地带,不二周助显然不在法律保护范围之内,同时也因为自己的第二性别备受同行歧视排挤,他不只一次听见组织里关于他的那些不好的论调,诸如可别不分状况发情被自己的目标干死之类种种。

结果是不二周助顶着自己那张人畜无害的脸把那些背后说闲言碎语的人一个个调教的服服帖帖,组里的那几个“优等人”见到他恨不得绕道走。

幸村精市不止一次扯着自己家的那口子来他这里问他要不要换一个组织,他现处的这个小破庙实在容不下他这尊大佛,而且生存环境太恶劣,到处都是一股子恶臭的气息,来一次恨不得要回去洗八回澡。不二周助打着哈欠对着他身后人挤眉弄眼,把好友的话断章取义移花接木曲解一通,把老实人弄了个大红脸后逃之夭夭,幸村精市隔着电波祝他早日遇见那个能收复他的妖孽,不二周助把苹果啃得咔嚓作响,照例左耳进右耳冒。

其实,不二周助也不愿意在这个小组织里面呆着。在杀手界这个弱肉强食的食物链上,Omega无疑是处于最底层,执行任务时要么是被目标单方面压制求死不能,要么被贴上诱惑目标胜之不武的标签,而且即使是在自己的组织里也得不到应有的尊重,杀手这一高危高压的暴力行业,反倒是原始欲望爆发最为强烈的地方,年轻的Omega死在自己人手中的例子并不在少数。同时,这种性别劣势确实在大组织里则越发凸显。他目睹自己的好友一步一步走上神坛,在立海创立了属于自己的一番天地,不输于绝大部分Alpha的业务能力使其成为Omega的集体偶像,但是不二周助知道他达到那个位置有多么难。相比于这条路,不二周助更喜欢在这个不大不小的组织里划水,成员不多,背后虽然总有些小动作,不二周助乐得当成调味剂一一化解,面子上过得去就行,省去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然而这一切都在这次任务面前戛然而止。组织里看不上不二周助的人大有人在,他虽然给彼此都留了面子,但是这种压制无疑是对Alpha的侮辱,任他不二周助再怎么防备也没想到他们会伙同外人来坑他。

他们调换了不二周助的抑制剂,并且提前泄露了他的行动信息。

不二周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青学的严密防卫下打开了一个缺口,匍匐在天花板上等待时机,手机监视器在黑暗里散发着淡蓝色的光晕,他的目标,青学的一把手坐在办公桌前处理完组织内部的文件露出了一丝疲态,绷直的腰背陷进了宽大的椅背,无框眼镜被摘下放到一边,修长的手指掐着自己眉心有规律的按摩,看似毫无防备,不二周助却敏锐地察觉到周围的异动。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浓郁的信息素充斥着办公楼,其间不乏夹杂着药剂的清苦,与此同时,他的通讯也被人为切断,耳机里只剩下嘈杂的噪音,不二周助十分罕见的骂了一句娘。

这种东西简直太常见了。

一些Omega杀手常常通过特制药剂诱导使目标卸去防备,缓解双方身体上的差距,随后被坑了无数次的Alpha专门针对Omega杀手研制了诱导发情的信息素药剂,来限制其行动。生理上的压制是不可逆转,准备工作不充分的Omega往往暴露在这种信息素下不出十分钟就软成一滩水暴露自己,只剩下告饶的命,而青学恰恰拥有一名顶级的药剂师,这种药剂的效果更是被无限放大。

不二周助对这种出卖尊严的做法嗤之以鼻,即使他是一名Omega却从来不屑用这种方法完成任务,但是这种坑爹的药剂又不得不防,因此他每次出任务都会给自己做好防护。而现在做了万全准备的不二周助趴在天花板上生无可恋,觉得自己仿佛躺在了一口煎锅上,自下腹升起一阵阵燥热,激的他的大脑也混浆浆一片,他咬紧了嘴唇扼制自己的本能反应,艰难地从衣服里摸出一支针剂,推进自己的血管,燥热却没有得到任何的缓解,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最原始的欲望,对Alpha的渴望在他的大脑不断膨胀,他想要呻吟,想要被侵犯压迫,想要一个人抚慰自己胀痛的下体,想要一个人填满自己的空虚。

谁也好,快来救救我。

滚!

不二周助所剩无几的清明表达了对自己软弱表达了最深的厌恶,他为自己的这种思想感到羞耻,更何况他的目标只与他一墙之隔。

他难受地浑身都在颤抖,嘴唇都咬出了血,他能清楚地闻到自己信息素的味道,甚至压过了诱导信息素的味道。显示屏在黑暗里泛着淡淡的光,他的目标戴上了眼镜,金棕色的瞳孔掩藏在镜片的反光中,准确无误地望着他,不二周助眼神朦胧,硬是在那副有名的刻板面容上找到一丝嘲讽。

不二周助觉得自己仿佛已经被男人踩在脚下狠狠地蹂躏,他的尊严他的骄傲荡然无存,屈辱万分。

不二周助眼眸中划过一丝冷色,掏出一把匕首狠狠地刺入自己的小腹,依靠自虐勉强换回了自己的神智,一脚踹开了早已做好手脚的天花板,翻身而下,办公室的门在同一时刻被打开,训练有素的杀手涌入,把他围在中间,十几只枪指着他的脑门,而他的目标端坐在办公桌后,望着他的狼狈好整以暇。

“不二周助,恭候多时。”

手冢国光环着手臂,居高临下地望着面前这位不请自来的年轻杀手,缓缓勾起了唇角。


感谢看到这里~

 


评论(11)
热度(71)
© 柠檬味气泡水 / Powered by LOFTER